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TBK鐵駒誌

 找回密碼
 註冊
TBK
搜索
TBK鐵駒誌 首頁 玩樂 查看內容

騎jog100前進西藏(七)

2007-8-30 00:00| 發佈者: tbk| 查看: 4995| 評論: 0

摘要: 分享在我的Facebook 分享在我的Plurk 分享在我的即時通 發文 第二天一早又奔向莫高窟,誰叫它這麼有名了。這是藏經洞發現者王道士的墓墉,雖然一直背著個賣國的惡名,但好像這裡的人還是很尊敬它,畢竟以一人之 ...
tsk


第二天一早又奔向莫高窟,誰叫它這麼有名了。這是藏經洞發現者王道士的墓墉,雖然一直背著個賣國的惡名,但好像這裡的人還是很尊敬它,畢竟以一人之孱力,維護修繕敦煌,多年沒有功勞還是有苦勞的嘛,與其所有的經卷毀於戰亂或被文革的一把大火燒掉,不如被珍藏在大英博物館內讓敦煌成為一部世界性的學科而發揚光大。


數次修繕,改建過的門樓

因為窟內嚴禁拍照,所以只偷拍了唯此一張。這尊彌勒佛原是世界第四大佛,但塔利班一時衝動毀了巴米揚後,此佛便昂首進軍世界三甲了。莫高窟不是所有洞庫都對外開放的,有什麼叫特窟的票價竟要到五六百元,據說裡面的壁畫特別漂亮。旅遊也分個三六九等,這就是現實。開放的洞庫,在導遊小姐高效而又漠然的帶領與解說下看的是昏昏然不得要領,就那麼一隻還不太亮的手電筒晃來晃去,別說看了,眼都花了。窟裡的壁畫和雕塑我覺得也是良莠不齊,有的很精緻漂亮,而有的卻貌似塗鴉,也可能是自己的貧乏,說實話來這個地方之前最好能事先多瞭解一些相關的歷史,否則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最吃驚的還是那個神秘而又聞名的17號藏經洞,就是那麼點大的小洞窟竟然就藏下了幾千年的歷史,傳奇
啊!!!



就要走了,再最後看一眼吧。

古今多少事,盡付黃沙中。


無論如何你都是世界的瑰寶,華夏的驕傲。


離開敦煌的時候天空下起了小雨,心情也隨之低落。至此車頭朝向東方,西征高原的夢想終成雲煙。平坦的公路仿佛無言卻又體恤的老友,伴我一路如風,直到安西也沒讓我那顆失落的心再增加一絲顛簸。

到安西後以為就將踏上312的康莊大道,沒成想路卻越走越難,在好心人的指點下,上了一條與國道並行卻在丘陵中曲折蜿蜒的小路。

這就是原先被告知要比312好的多的道路,但看看前方開來至敦煌的客車,相信所言非虛

這條唐三藏西天取經走過的道路,寂寞荒涼,不理解為何捨近求遠的從這裡西行而不是從西藏去往那個當時叫作笙毒的國家,也許他也受不了那可怕的高山反應,或是鍾情於這沙棗樹上那誘人的果實。

摘一顆放在嘴裡,無語的皺起眉頭,如果三藏兄真有此好的話,那我將嚴重懷疑他的品味,^_^。



以為就是一片荒蕪之地,沒想到也有撲面而來的綠色。


路過一片叫作破城子的故址。眼前,黃土掩映一切,往事難知。回來GOOGLE搜了半天也沒有找著出處。

土牆已殘,周遭不在,一聲長歎寂寞回。城中之人,現又何方。


凝固的時光背後---天空,雲走雲飛,大地,長綠長新,告訴我無需為此過於傷感。


聳立的荒塚見證著大地的久遠蒼茫,不去西北真不知國有多大。


大喊一聲,所有的傢伙都向我行注目禮,看看兩手空空的我,不屑的繼續啃起草來,真沒面子。


鎖陽城,薛仁貴西征像。漢唐兩代名將輩出,衛青,霍去病,李陵,李廣等蓋世英才西北鏖戰連年。金戈鐵馬,碧血黃沙,雄兵千里,封狼居胥。用血性與武功奠定了華夏江山,中華有這麼多的不朽傳奇,可就是沒有當今的一座好萊塢,不知所謂,綿延不覺的宮廷劇裡泛不出一部熱血激人的那些雖久遠卻真實的神話大片。



一路時好時壞,感受著大西北的遼闊高遠。












太在意周圍的風景,而忽視了好路與爛路平繁的交接,?車已晚,無奈投入了大地的懷抱,雖沒有受傷,但伴我一路的手套卻給石子撕的稀爛,路邊的房子裡沖出兩隻狗來,雖狂吠不止,但卻沒有青海藏獒的一絲血性,只揮動了下甩棍,兩
個想趁火打劫的東西就沒了蹤影。


早已跌碎玻璃的車鏡這會連支架也斷了,徹底報廢。將之插入黃土之中權作留在西北的紀念。


終於到了傳說中的雙塔鎮水庫。


路卻還是這樣。



再穿過布隆吉,三道溝這些名字古怪的小鎮來到了這座橋邊,隨後消失在夜色裡直到在玉門鎮才鬼影重現。


昨日彎彎繞繞的省道縣道轉的讓我頭疼,而且也不算好走,所以今天就又回歸312國道上,
跟隨一路的貨車在這所謂的便道上顛簸而去

西北風的價值。

在巍巍祁連的庇護下行進在這條西北的黃金走廊。大地的孩子向你投去敬仰的目光。

312國道全線修路,據說一直從嘉峪關修道新疆,連沿路的加油站都搬到了輔路邊,估計苦日子還有的熬了。

西北開發,交通先行,願來日坦途無際,再任我翱翔。


抵禦住所有的誘惑,只因為那不是家的方向


一路圓夢到這裡。


嘉峪雄關前如在夢裡,虔誠朝拜一切遠去的已知和未知

和曾經路過的萬千世人一樣,有幸帶走了您那蒼涼一瞥。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和小羊與此一起發呆。

大漠孤煙,長河落日一個都不能少。

神秘的古塚印證著大地的蒼涼。

之前經過酒泉還想去看看衛星發射基地,可一問才知到那裡還有200公里,遂放棄,還是趕路要緊。遠方于輔路並行的高速公路上,已在眼中微縮的汽車在月光與雪山的籠罩下無聲的穿行,再聯想自己可能就是一隻正在夜行的螞蟻,勤奮
而執著。車旅天涯,不為別的,只在乎那份能夠感動自己的感覺。跟上一輛貨車,又行了百八十公里,在張掖城中尋找今夜的棲身之地



金張掖,銀武威,西北不只是春風不度的蒼茫荒涼,河西走廊上也有盛產糧食與瓜果蔬菜的綠洲。

你問我看見了什麼?我說我看見了幸福。打電話給LP,速來甘肅做農民。


當然還有雪山和白雲。




公路忽上忽下,群山若及若離,我又將去向何方。


來到了當年一群理想主義者的聖地。

晴空下卻是一片灰色的回憶,讓人感歎。

我們能夠自由的去往西藏,首先要感謝這裡。即使那是將近八百年前由蒙古人統治時的事情。

過了武威基本上就沖出了河西走廊,祁連雪山也隨之告別了,可過了古浪沒多久又爬到了
一個叫烏艄嶺的山上,氣溫驟降,大雪紛飛。最沒想到的是下山路上竟站著一排交警攔住去路,自恃證照齊全,也不緊張,沒成想竟被告知此為汽車專用道,算是違章要罰款,也許是我那副苦行僧般的嘴臉終於使他們起了惻隱之心,磨破嘴皮後終於把我放了,果然立著一個收費站,出來N天除了在西安和六盤山隧道交過幾塊錢的過路費就沒再破過財過。命,也算不錯了。




夜宿于天祝藏族自治縣縣城。夜裡,對門喝高了的房客暴怒的砸著啤酒瓶,我的房門也挨了好幾下子,拿衣架頂住房門再掏出刀子爬到床上,提心吊膽中慢慢睡去。



今晚在會寧住下。小車在這裡出了個不大不小的問題,龍頭鎖壞了。關不了車,沒辦法只好將殆速調至最低,而且此後每晚落腳後都要把電瓶上的導線拔掉,以防虧電。回寧後拆開才發現鎖頭的電路部分都已燒成一團。

原則是必須要遵循的,於是第二天北上至甘溝驛走309國道向寧夏固原方向開進。


農家小院像是件泥塑工藝品散發出樸素的美來。


將車停在山口,仿佛在等待著什麼奇跡發生。


經過固原城裡街邊的一個露天雞市時強烈的思鄉之情噴薄欲出,不為別的,只是那一個個
十幾斤重的大傢伙讓我無法避免的想起了馬台街的燒雞公,狂奔趕路,沒想剛出城那支離破碎的公路就讓我又咽回了那即將流下的口水。



行至這裡才發現後減震上方的的框架幾處都已開裂,後備箱也都破了。黑燈瞎火的不能再走了。就在一個叫三岔的小鎮和一幫大貨司機住到了一起,生活在這裡也確實艱苦,連個洗澡的地方都沒有。後來得知老毛當年會寧會師後也走到了這裡,並住了三天。
當晚買的一個三斤重得大餅次日整整對付了一天。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手機版|TBK鐵駒誌   

GMT+8, 2017-9-27 05:52 , Processed in 0.021980 second(s), 7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老貓! X3.2

© 1997-2016 TBK Inc.

返回頂部